挂满“汗水”的基层警务,是否能依赖大数据来拯救?

日期:2019-07-16 来源:媒体热点
当前,随着互联网、云计算的发展,一个以海量信息和数据挖掘为特征的大数据时代已经到来,“智慧警务”建设的步伐不断推进。

基层公安机关和广大民警如何适应这种不可阻挡的发展潮流,如何推进互联网与公安服务业务的融合,如何在新形势下保持治安稳定和服务群众新常态,让基层派出所从“汗水警务”向“智慧警务”转型升级,从而实现基层警务智能化,使警务机制改革迈向一个新台阶,是值得我们不断探索的。

“智慧警务”,是基于当前互联网与物联网的技术融合,运用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智能平台进行分析和处理,构建既有利于便民服务、又贴近公安实战的信息化构架,从而使公安工作实现高效规范、公安业务有机协同、各类数据动态鲜活、各种信息高度共享的警务工作新格局。构建智慧警务是未来警务形态演进的必然趋势,是公安信息化建设的有效推进举措。

推进“智慧警务”建设的背景

(1)任务繁重与警力有限的矛盾日益突出,战斗力生成模式亟待新突破

随着经济快速发展,“人、房、车、路、网、场、组织”等社会治安构成要素不断膨胀,任务日益艰巨繁重,而警力增长有限,“民警警务能力提升、工作机制优化、发动群防群治投入”等提升效能、完成任务的常规办法渐渐失灵。 公安工作亟须在更多、更高平台上寻求新突破。


(2)社会治安动态化挑战日益突出,警务运行模式亟待新变革

随着市场经济发展越来越成熟,“人、财、物、信息”等社会要素形成循环不断的“社会流”, 与之相伴的犯罪活动也向“流窜化、职业化、集团化、高智商化、虚拟化”方向发展 ,动态特征越来越明显,传统的时空、地域、条块概念不断被突破,对公安工作形成日益严峻的挑战,既有警务运作模式不断暴露出不适应多变形势的迟滞性。


(3)规范执法要求与民警素质参差不齐的矛盾越来越突出,执法保障措施亟待改进

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社会法制体系的不断完善,群众法律意识和权利意识的不断增强,对公安执法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人工审核监督、规范民警执法执勤等减少、避免执法过错的传统方式越来越难以满足现实需要。


(4)碎片化的信息分布状态与及时高效决策的现实需求越来越不相称,信息资源整合应用亟待突破

一方面,动态治安要求公安机关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高效科学决策,由此决定公安机关需要掌握的信息资源越来越多,相关基础工作越来越繁重。

另一方面,公安业务条块分割的传统格局使信息资源呈现碎片化、原始化状态,大量闲置浪费,难以及時形成足够的情报信息,无法满足服务决策、支撑勤务的需要。

“智慧警务”建设现状

(1)利用智能技术,实现了警务工作从传统型向智慧型转变

当前,基层警务工作的智能技术应用已呈现广泛、深入的特点。例如,公安机关利用局域网、有线无线通讯技术、数据库、搜索引擎、自动比对、自动识别等智能技术,建立了公安警务综合应用平台和警用地理信息平台等各种业务平台;建立了包括图像视频监控、情报信息、网络舆情、DNA 库、指纹比对系统等在内的智能查询数据库系统;建立了网上办公、网上办事和信息公开等公安办公自动化系统;还建成以“云”分布计算、“云”数据存储、“云”应用服务全保障为内容的统一的警务运行平台。这些智能平台和系统使各警种能够轻松获得工作所需的各类相关信息,使警务工作实现了跨平台、跨部门、跨警种、跨地区的信息共享,形成综合的“警务云”应用。“智慧警务”提高了公安机关对现实社会及虚拟数字空间里的人、事、物、场所的控制管理能力和效率,推动了公安机关打击犯罪过程中的手段和方法的“智慧化”发展,适应了治安形势的动态变化和信息错综复杂的社会新常态。


(2)以便民利民为宗旨,搭建了多形式的智慧警务服务平台

当前,多地公安机关的治安、户政、交管、出入境、消防等公安业务部门通过搭建智慧警务服务平台,将相关行政事务纳入平台之中,使群众获得相关政策公示、受理办理、进度查询等方面的信息,提供了更加便捷的服务方式。这种通过网上政务服务平台办理行政事务使群众少跑腿、少排队、少等待,也减轻了一线民警的工作量,提高了办事效率,是实实在在的惠民措施。

 将“互联网+ ”的思维应用到公安的各项业务工作,将营造更加和谐的警民关系和极大地提高公安工作效率。

进一步推进基层“智慧警务”建设的思考

(1)“智慧警务”需要发掘民警的智慧,并向社会引进智慧人才

当前,很多基层公安机关的民警在应对纷繁复杂的社会治安难题时,运用“互联网+”技术,带来了刑案侦破、治安防控、服务群众等方面的变革与成就。例如有些民警利用基于互联网技术诞生的微博、微信等即时通讯技术,公安机关通过网页、手机APP、短信、语音电话等帮助人们群众排忧解难,甚至侦破复杂的刑事案件。


(2)“智慧警务”需要加强顶层设计,推进资源整合

“智慧警务”需要多部门整体协调 ,不是一个简单的信息化和单项目工程规划,它需要政府合理引导,积极投资。上级公安机关要从两方面拓展公安大情报系统:即纵向方面要继续完善人口信息、出入境信息、消防信息、交通信息等各项警务信息,横向方面要继续扩展接入社会信息,包括各类城建、城管、安监、环保、等部门提供基础数据、音视频数据,在此基础上建立相应的信息共享交换的规范和机制,促使业务流、信息流、管理流、机制流等有机结合,各种要素互联互通和碰撞关联。这就需要进一步推动政府改善基础设施和投资环境,推动人员、设施、资金等的社会化建设,公安机关统筹兼顾运行。


(3)“智慧警务”需要整合区域资源,进一步拓展智慧安防

针对信息资源种类繁多的问题, 公安机关需要拥有统一数据交换平台 ,才能进一步巩固打防一体化需要。公安机关通过对常住人口、流动人口、特种行业登记信息到快递行业、视频监控、银行监管等信息资源进行整合,智慧化运行,构筑辖区商务、信息、医护、居家养老等服务一体化运作的区域安防。与此同时,警务室智慧化运行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智慧环境,警务室辖区内的各种信息资源、监控资源、人力资源没有实现更大范围的信息共享是无法为上级部门提供决策的。需要进一步整合区域资源,打造区域数据一体化中心来处理各类信息数据,将分散在不同部门和不同行业的公共数据,汇集到区域统一的公共数据交换中心,才能更加有效的解决了基层系统繁多、数据重复采集、浪费人力物力等问题,增强公安管理的精准度,减少基层的工作量。同时,运用网络链接,对区域内的监控资源、重点路口抓拍进行联网,优化监巡对接机制,压降案件高发区域,打造平安辖区,进一步推动智慧安防。


(4)进一步深化“互联网+”在公安各项业务工作中的运用

“互联网+”对公安机关的职能转变提出来新的要求 ,让公安机关从传统的人力信息采集、信息传输跨越到智慧化的监督和预警,让警察职能回归本位,打击违法犯罪行为和维护国家的长治久安。

“互联网+”加速了信息传播与交流, 将大量的公安基层基础信息通过互联网来进行数据传输和数据交换 ,形成动态轨迹关联,打破信息“孤岛”和信息“壁垒”。 互联网所具有的传输快、互动强、信息大、覆盖广等特点能让公安机关实現快速及时、广泛互动成为一种可能。在强化数据保密的同时,注重治安、交通、消防、水上安全等的源头治理,深化“互联网+”在公安工作中的应用,通过对基础信息采集、人力资源管理、案件基础信息、物品登记信息、重点人员流动轨迹等的智慧化运行,进一步构筑智慧警务模式,完善立体治安防控体系,才能实现警务战斗力提升,提高群众的安全感和满意度。